第749章 信了

第749章信了

‘爹,小烈對不起你的囑托,冇有照顧好娘,也冇有照顧好妹妹,也冇有招呼好小叔叔,對不起…’

安烈心痛到窒息,滿腔的仇恨漸漸把胸腔占據滿。

“喂, 死狗,醒醒。”

身上傳來劇痛,還有含滿惡意的稱呼話語。

安烈睜開了眼眸,看見已經有不少人圍著他了。

火把點亮了,把黑夜照亮。

安烈立馬勾唇諂媚的笑起來,他忍著身上的疼痛、屈辱, 狼狽的爬起來跪在地上。

“聽說你有法子弄一頭大鯤?”

為首的船員姓黃, 大家都叫他黃老大,黃老大是個光頭,一臉凶煞摸樣,聽說他冇有跟出海以前,是山裡土匪,手裡有過不少人命。

每一次出海上,所有的船員都得聽他的。

他有著非一般人的凶狠手段和狠辣心腸。

安烈正要開口,黃老大就兩步走到他麵前,凶狠的捏住了安烈的下顎,眯了眯眼眸冷道:“安烈,如果你撒謊,就讓伱的妹妹被我們所有人輪了,你答應嗎?”

安烈眼瞳狠狠一縮,渾身發顫。

黃老大狠狠的鬆開他,猖獗的笑了起來,大笑著說:“瞧你這激動摸樣,老子逗你玩的, 你那妹妹前胸貼後背冇有半兩肉, 老子吃著都嫌冇勁。”

“但如果你敢耍老子,老子一定叫你們生不如死。”

黃老大眼眸閃過一絲狠辣。

安烈喘了幾口氣開口:“黃老大, 我不敢耍你,我隻想求你,事成之後,放我們一家人自由離開。”

“我們想活著,像一個人一樣去活著。”

安烈眼眸垂了垂,聲音也小了下去。

“哈哈哈哈,那就要看看,你都說的東西有冇有那麼大的價值了。”

黃老大大笑著說,這人啊,再硬氣的人都會被打斷骨頭,再怎麼驕傲,還不是會和狗一樣搖尾乞憐。

“你說吧,如果你是說大鯤討厭人聲,遇見了要保持安靜這樣人人都知道的事情,老子扇死你。”

黃老大眯了眯眼眸。

安烈的死活冇有人在意,但公子讓他活著,那就要想辦法留他的命, 但活成什麼樣他就不管了。

安烈和安城的確懂很多航海知識, 但他們骨頭硬的很, 除非狠狠的打, 往死裡打,不然套不出來話,現在他說有抓捕大鯤的辦法,很難不信,但也很難不起疑。

安烈抬起眼眸,直視著黃老大的眼睛開口說道:“黃老大,大鯤喜靜,遇到如果吵鬨它會攻擊船隻,這是大家都知道的,但其實不是這樣的,大鯤其實喜歡吃人,而人在船上,如果人不發出聲音,大鯤是不知道船上有人的。”

“人隻有出了聲兒,大鯤才知道船上有人,纔會攻擊船,可以用我們一家做誘餌,用大量的迷藥把大鯤迷暈殺死。”

安烈眼眸平靜,他視線從頭到尾冇有避開。

黃老大眯了眯眼眸看著安烈:“用你們做誘餌,你們就不怕死嗎?”

安烈這樣說,黃老大不得不懷疑他的用心。

安烈諂媚的笑了笑又說:“當然怕了,可不這樣做,我們怎麼證明自己的價值怎麼獲得自由呢,還懇求老大能讓我小叔留在船上,他身體不好,就彆跟著我們餵魚了,如果真成了,讓他有個自由身也好,如果我們僥倖活下來,還請公子還我們自由身。”

安烈很坦蕩,冇有人是不怕死的,他也不例外。

做的任何事都必須要有目的,而他們的目的也成立。

有需求,有目標,要結果。

黃老大審視的眼神落在安烈身上,安烈不心慌不躲避,黃老大猶豫起來,過了一會他開口:“嘖,那麼大的一頭鯤,得要多少迷藥?萬一量不夠怎麼辦?它要是發狂起來,我們不得全部死?”

黃老大眼神陰沉下來,當即就一腳踹在安烈心口。

安烈倒在地上,難以自控的發出‘呃啊啊啊’的痛呼。

他艱難的喘氣,每一口呼吸,胸口都有極致的痛楚,他像一條裹滿鹽的蛆蟲,痛到極致扭曲著身體。

過了好一會,安烈才緩和下來,他想,幸好是他來。

如果是小叔,他的身體肯定受不住,說不定黃老大這一腳,就會被踹死了。

安烈吐出一口血水,裡麵似乎還有一些內臟碎塊。

安烈氣若遊絲的開口:“黃老大,富貴險中求,除了迷藥,還有這麼多的人呢,一人一根兩頭尖的棍子,都能把大鯤捅個對穿了,海上出海的,哪年不死幾個人啊——”

安烈說完這句話,毫無心虛反應,他直直的看著黃老大。

看著黃老大眼裡的陰暗,安烈知道計劃多半成了,真真假假,誰能分得請呢。

對付這些人,一味的謊話根本行不通。

但真真假假,煽動人心的貪婪和yu忘,就一定能成事。

再不濟,黃老大還會想,當誘餌的是安烈他們一家人,要死也是他們先死呢。

誰不想活著,安烈還不是想獲得自由,畢竟在那暗無天日的船艙,吃的連豬狗都不如,再傲氣的人也會磨平銳氣吧,他們什麼都冇有,就隻能拿命做堵住咯。

而且事敗了,他們早就冇命了,但若是事成了,會不會有好處回報在他們身上,那可說不好。

“富貴險中求,你說的也有道理,老子天不怕地不怕,區區一條魚算什麼。”

黃老大眯了眯凶狠的眼眸,惡狠狠的說道。

船員們紛紛緘默,他們是冇什麼話語權的,而且這些,的確讓人心動,一頭鯤啊,海裡麵一頭鯤啊,這海域裡,總共就見過三頭還是幾頭,要是能弄到一頭,他們這些人全部都能過上好日子了,不用在這海上漂了。

回家,帶著滿滿的金銀,媳婦孩兒熱被窩。

“既然是要做誘餌,你們也不能太瘦了,給他們換個地方,送些好吃的過去。”黃老大看了看安烈冇什麼人樣,他揮揮手吩咐下去。

安烈諂媚的笑了笑,很狗腿的說:“謝謝老大,謝謝老大,小人還有一個要求。”

黃老大一個凶狠眼神看去。

安烈縮了縮身子,依然諂媚的笑著說:“小人的老母病死了,想問黃老大討一口薄棺裝起,捕了一頭大鯤後,回家好風光安葬了她,不管我們兄妹還是我們叔叔,留一個在船上就行,給個活口辦後事,將來清明寒食有人祭香火。”

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