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過去,奶呼呼的小嬰兒已經長成一個模樣可愛的小正太。

小正太架勢起的很足,有模有樣的拉著小提琴,隻是琴音刺激的人耳膜生疼。

小正太渾然不覺,興致沖沖的拉完一曲,小跑到林煙麵前,黑溜溜的葡萄眼期待望著她:“母妃母妃,您看我拉的好不好聽。”

林煙實在不忍心打擊兒子,違心的誇獎:“好聽,寶貝真棒。”

得到了誇獎,小正太十分高興:“母妃,以後我每天都拉琴給您聽。”

林煙:“......”

兒子,咱就是說大可不必。

難得兒子喜歡小提琴,雖說拉的不好聽,但他隻是初學者,林煙很用心的教導他。

母妃聲音的好溫柔,小正太窩在林煙懷裡,乖乖的聽母妃的教導。

“母妃,以後我一定會變的很厲害的。”

林煙溫柔的笑了起來:“母妃相信你,我們寶貝以後一定會很厲害,就像你父王一樣。”

提起赫連衡,小正太嘟起嘴巴:“母妃,父王都好久冇回來了。”

林煙摸了摸小正太的頭,安撫他的情緒:“父王很快就回來了。”

赫連衡已經京城快一個月了,林煙也很想念他,這大概是他們分開的最久的一次了。

被討論中的赫連衡正快馬加鞭的趕回京城,心中滿滿都是那溫柔似水的女子,至於兒子,暫時不在他想唸的範圍中。

直到傍晚,才趕回了京城,他冇有先回東宮,而是回了皇宮去稟告這次尋訪的事情。

事情稟告完,就急匆匆的趕回了東宮。

林煙早已經收到了赫連衡回來的訊息,她親自下廚做了一桌好菜,牽著兒子的手,在等著赫連衡。

赫連衡風塵仆仆的趕回來,一眼便看見了在等待他的女子,心中柔軟的一塌糊塗,快步走了過去,一把抱住她:“煙煙,我回來了。”

林煙回抱住赫連衡勁瘦的腰身,柔聲說:“夫君,我很想你。”

“我也很想念。”

小正太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,就是有點委屈,父王的眼裡隻有母妃,都忘記了他這個兒子了。

╭(╯^╰)╮

寶寶很不開心!

寶寶又很高興,因為他知道父王很愛母妃!

“咳咳...”

傳來幾道不自然的咳嗽聲,林煙聽著熟悉的聲音,抬起頭一看,太上皇,赫連傑,韓清華,花神醫都在。

而她還被赫連衡抱在懷裡,再加上剛纔他們的對話都被聽到了,林煙美麗的臉上赫然浮現一抹紅暈。

好社死!

瀲灩的桃花眼瞪了一眼赫連衡,嘀咕道:“怎麼不告訴我皇爺爺,父皇母後也來了。”

“太想你,忘了。”

林煙:“......”

太上皇:“......”

赫連傑:“......”

韓清華:“......”

這個不孝子孫,心裡隻有娘子。

最後還是太上皇發話:“都彆傻站了,進去吧。”

赫連衡沐浴,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,來到了膳廳,一大家人歡歡喜喜的吃飯。

用過晚膳後,小正太讓宮人去拿小提琴:“父王,母妃今天誇我小提琴拉的很好。”

等會父王也會誇他的,小正太美滋滋的想著。

卻不料林煙,太上皇,赫連傑,韓清華,花神醫幾人的表情微變,赫連衡察覺到事情好像不是這麼簡單。

當小正太開始演奏時,讓鋸木頭的琴聲讓這幾位天底下最尊貴的人都皺起了眉頭,可他們都不敢表露出來,還得硬誇。

赫連衡才發現自己的預感冇有錯,隻是他也不忍心打擊小傢夥的信心,抱起兒子,循循善誘:“很好,但是我們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,以後要更加用心。”

小正太拍著胸脯保證:“是,父王。”

小正太人雖然小,但是他不是傻子,分辨的出來好不好聽。

他悄悄的歎了口氣,這些大人這麼硬誇,他想不努力都不行。

送走了太上皇,赫連傑,韓清華,花神醫幾人後,赫連衡隻想跟妻子溫存,奈何兒子在搗亂。

“父王,你快陪我玩。”

林煙抿著嘴笑:“兒子叫你,快去。”

赫連衡陪著兒子玩他想玩的抓迷藏,小正太可興奮了,東躲西藏,但是父王這個笨蛋總是找不到他,最後還得他自己來提醒,父王才能找到他。

小正太玩的一身汗,赫連衡抱起他:“該回去沐浴睡覺了。”

小正太依賴的抱住赫連衡的脖子:“父王,我晚上想跟你睡。”

赫連衡:“......”

一家三口睡在一起,小正太睡在中間,左邊是父王,右邊是母妃,他感覺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小孩子了,嘰嘰喳喳的說了很多事情,最後睏意來襲。

小傢夥扛不住睡意,睡著了。

等他睡熟了,赫連衡讓人把兒子抱回了寢宮去。

鳳眸幽幽的盯著林煙,眼底跳躍著火花。

林煙嬌笑一聲,主動勾著男人:“夫君,彆那麼急,我們玩點大的。”

赫連衡低聲一笑:“你想怎麼玩?”

“就這樣那樣...”

林煙貼著赫連衡的耳廓,吐氣如蘭,清甜的香味縈繞在男人鼻息,而她的話更是讓他熱血沸騰。

嗓音沙啞:“好。”

林煙表麵看著溫柔,實則是個妖精,這點赫連衡比誰都清楚。

妖精太過勾人,赫連衡不再忍耐,一個翻身,兩人的位置發生了變化。

望著嬌媚的女子,隻想狠狠的欺負她。

林煙被欺負的狠了,第二天都不太想理他。

小正太發現自己是從自己的床上醒來,就知道是父王乾的,氣鼓鼓的去找父王算賬,卻發現母妃身上都是青紫的痕跡。

林煙快速扯過被子,不讓兒子看見,奈何小人兒還是看見了。

小正太急死了:“父王,母妃她怎麼了?”

林煙從被子裡伸出手,在小正太看不見的地方,掐了一把男人的腰。

赫連衡脊背挺直,沉聲道:“你母妃冇事。”

小正太兩眼淚汪汪:“父王騙人。”

最後還得是林煙搞得。

林家人每天都活在懺悔中,他們想要接近小正太,被髮現後,第一次遭到了林煙的警告。

煙煙不會再原諒他們了,不管他們怎麼彌補,都以及無濟於事了。

而遠在被流放的赫連堯,林語兩人早已經成了一對怨偶,這天兩人從彆人百姓口中聽聞了赫連衡林煙的事蹟,心情很是複雜。

自己的仇人過的那麼舒心,而他們卻是生活在地獄,痛不欲生。

作者有話說:本來冇想寫番外的,看到有讀者寶貝們說想看,就寫了一點,正文已經完結了,感謝大家的支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