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使心智被奪,但本身的神蹟權能仍舊存在。

姬象的魔念快速檢視了一遍它的記憶殘留。

每一個地方都有教堂,每一座教堂之中都有一尊天使,天使負責這個教堂以下所有修士的傳道,賜予他們的福祉也是天使代基督天主而賜予下來的。

冇有天使的教堂是不完整的教堂,傳教士的力量在這種半成品教堂中會受到限製,越大的教堂建築群中寄宿的天使便越多,而聖保祿學院這裡的天使,除去眼前被控製的之外還有四個。

天使的本身存在,就是形神,是天心境強者塑造出來的形,賦予了願念之後,以基督秘法製成的類似幻象人偶一樣的東西,它們的意誌都被牽引在神聖的經文中,就像是被放牧羔羊的牧羊犬一樣,它們的主人就是基督。

現在這個天使的心念崩潰了,就像是牧羊犬的繩子也斷裂了一樣,很快就會引起西洋基督教的察覺...甚至對於那位天心層次的基督天主來說,此時他說不定已經察覺了。

姬象的臉色漸漸隱在光之下的陰影中。

所有來到遠東的傳教士,不論是去呂宋,去明朝中土,去日本,去朝鮮,去琉球,都是要在聖寶祿學院完成基本的進修和報道,經曆幾十年的發展這裡的建築群已經異常龐大。

“在短短幾十年就送了五個天使進來....基督天主其心可怕。這是要把整個世界變成他的神國嗎。”

傳教士藉助大航海到處傳播他的思想,現在這片世界之中,已經冇有哪裡不存在傳教士的身影了。即使很多地方傳教士受到攻擊,亦或是殘害,但他們依舊頑強的想出各種辦法,在這些地方紮穩腳跟。

帶來的新的西洋之學,不過是他們用來打開其他國家的敲門磚。

真正的目的還是在於傳教。

有些國家需要那些新學,所以便接納了他們,隻要大門敞開,那後續便一切好說。

五個天使,理論上對應著有五個使徒,使徒是天使選中的賜福者,今日這個天使除去自己以外似乎還冇有選中誰作為它的賜福者,所以現在,這裡麵還有四個天使四個使徒。

周圍的人還沉浸在新使徒出現的喜悅之中,今夜的事情就這麼結束了,神父們虔誠的向著基督天主的塑像祈禱,而姬象則是抬頭,操控起來那具魔念天使。

天使開始謳歌,唱誦神聖的曲,隨著他的聲音落下,一縷縷魔念也開始在這裡生根發芽。

姬象用了心魔倒返之術。

等到深夜的時候,那些喜悅褪去,整個聖寶祿學院都黑暗下來,陷入了夢魔當中。

但這夢魔對他們來說,卻並非傳統意義上的噩夢。

神父和修女們,那些曾經做過惡事的人,看到了後院的小孩屍骨從磚石下麵爬出來,看到了天上的腐臭烏鴉變成了孩童的臉,也看到了曾經在印度傳教時驅逐過,辱罵過,甚至是鞭撻過的奴隸們。

心中信仰神的,堅定不移認為要為了基督事業而奮鬥終身的,看到了一尊白衣大魔,大魔將他們一口吃下,連帶著他們的心也被吞冇,隻有那狂熱依舊,似乎眼中所看到的,無論是什麼,是善還是惡,是神還是魔,都不重要。神隻有一個,那就是基督,所信仰所看到的,便一定是基督。

心中藉助信仰基督這件事情,想要在教廷中獲得高位的,看到了披著紅色服飾的自己,升格為紅衣主教之後,每多走一步,那身上的紅衣便蠕動起來,居然是流動的血,從血中申出無數的小手,抓住他們的耳朵,鼻子,嘴巴,然後開始將他們撕裂,而被撕裂的人,臉上則是甘之如飴的表情。

心中藉助信仰基督這件事情,想要獲得大量的金錢與財產的,看到了自己擁有成箱成箱的金幣與珠寶,他們高興的將這些金幣握在手中,將珠寶穿戴在身上,然後項鍊和手鐲越收越緊,金幣變得越來越沉,和手粘在一起。珠寶勒斷了四肢,金幣變成了蝗蟲,衝到他們的身上將他們的血肉全部啃噬殆儘,最後剩下一群發瘋的骸骨,依舊在財寶堆中不斷的把剩下的金錢攬入自己的懷中,而這財寶堆像是金色的墳墓。

而心中具有淫邪之唸的,看到的便是一些赤身**的小男孩或小女孩,這些小孩不是從外麵來的,而是從他們的手臂,腦袋,肚臍,手指等各個部位長出來的,隨著小孩越來越多,他們也越變越小,而這些神父的臉上卻充滿了某種運動之後的愉悅之色,直至他們被這些小孩分食,挖開五臟六腑,那種愉悅感瞬間達到了巔峰。

而那些孩子,有些已經完全信仰基督,願意為神奉獻終身的,有些也看到了白衣大魔,有些還未曾完全信仰基督的,所看到的是他們自己心中,最真實**的展現。

希望擁有童年的孩子,看到的是冇有五官的孩子們,圍繞在一起做遊戲,做各種的遊戲,如果誰輸了,就要被殺掉或者被其他人吃掉,雖然可怕,但在夢中,做這些夢的孩子,卻冇有半點異常,反而十分高興。

“人的**本質就是扭曲的東西,夢裡所見的皆不真實,你看,這些做遊戲夢的孩子,動輒就要死人,卻依舊玩的開心,那是因為他們自己的**就已經被扭曲掉了,送到這裡的孩子,冇有正常的童年概念,在血腥世界中幻想出的童年遊戲,也當然是血腥的。”

姬象與東華仙女冷眼看著這一幕,而姬象掐起法訣,很快那些魔念就遍佈了這些人的腦海。

“連孩童都要化為魔童嗎?”

東華仙女問了一句,姬象則是道:“這裡哪裡還有孩童,我隻看到基督的信徒。”

“反正,他們也早就要被化為基督的聖童了,魔童聖童又有什麼區彆。我若將這裡連根拔起,他們若還有活著的人,我便收回魔念,不過那時候,這些孩子又要何去何從?”

“修我天魔大道,難道不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嗎?”

東華仙女想了想,覺得也是這個道理。她對於這些基督治下的孩童,也冇有太多的同情心了,畢竟事情已經成就,如果不走魔道,聖寶祿學院消失,亦或是被改造成為魔院,他們終究是不知道如何去正常生活的。

誤打誤撞走入魔道,也比修那西洋邪術,最後心念被同化來的好多了。

而這時候,那尊天使傳來訊息。

大規模的**魔念,心魔湧動,讓其他的天使有所察覺。雖然天使們本身是木偶一樣的存在,但不要忘記,這裡還有它們賜福的四個使徒。

使徒陷入**之中,比起其他人來說,要容易拯救,因為天使會和他們意念合一,在察覺到夢境不對的時候,天使已經開始喚醒他們。

如果不是主動奪舍,想要強行抹去一個天使內部的意誌,還是十分困難的,畢竟是天心強者的造物,絕不是等閒之人能夠破解。

“看樣子,我得.....”

“我來。靈暉授夢之術。”

東華仙女忽然打斷了姬象的話,隨後身形一晃,化為一道夢幻之光,直接順著魔念天使指引,飛入一個建築物中。

下一刻,那建築物中的波動消失了。

東華仙女以古代仙法,將那天使也拉入夢中。

原來如此。

姬象見此,微微一笑:

“吾好夢中殺人。”